本文引用自 韶關的異想空間 - 只記:今朝笑。

紫色馬櫻丹  

記憶中的媽媽總是長年在家做著手工貼補家用。

一片又一片的黑膠唱片,幽幽雜雜的傳來歌聲,

湯蘭花唱著「愛的故事」,謝雷張琪輕快活潑演唱「紫丁香」,

鄧麗君的「何日君再來」,「海韻」,「美酒加咖啡」,

伴隨著母親在昏黃燈光下工作的身影,

成為腦海中不斷上映的一部八釐米生命影片。

 

 

今年的冬天很冷。

幾次寒流伴著絲絲綿雨,寒天中騎車往返公司住家,忍不住打顫。

老太太心臟不好,這樣的濕冷天氣對心臟負擔猶如雪上加霜。

夜裡,濕冷空氣罩著心頭,鼻子,睡不安穩,清晨拂曉了才入睡。

中午回家,叫喚許久才起床,沒胃口,沒食慾。

假日在家,總是睡過中午,將近晚餐時間起床,囫圇吞棗之後又睡下。

 

那天傍晚六點多,老太太又歇著了,晚上九點仍無起床吃飯的念頭。

心想著,這樣冷冽的天氣,究竟有什麼食物可以引發食慾?

忽地想起小時候,嚴寒的冬天裡,生病不舒服,

媽媽總會起鍋用麻油煸老薑片,煎上一顆荷包蛋,再用滾水煮開麵線,

一碗香噴噴誘人鼻息的麻油煎蛋麵線就出籠了。

心滿意足地吃完一碗麵線,彷彿病已好了大半。

 

試著到床邊,怕高聲呼喚驚醒媽媽,摸摸額頭髮梢,輕喚老太太:

「媽,煮麻油麵線煎蛋給妳吃,好不好?」

未如預期的將我的手推開。

媽媽睜開眼睛,看著我,笑了,

笑聲出乎意外的響亮,開心地質問我:

「妳會煮?妳知道怎麼煮?」

這些日子隨著老太太身體狀況緊繃的情緒,在聽見笑聲的剎那險險崩潰,

眨巴著淚水浸潤的眼皮,深深吸了一大口氣:

「會啊,我有偷學妳怎麼煮啊,用麻油去煎蛋啊,可是我沒有薑片,」

末了,用廣東腔說:

「雷就委屈業哈囉!」

媽媽笑著,躺在床上再將煮法細說從頭。

怕興致過了,食慾又沒了,趕緊伸手摸摸媽媽臉頰:

「那妳起床囉,我現在去煮,等妳喔!」

跑百米速度衝進廚房洗手作羹湯,一邊側耳傾聽房間裡媽媽的動靜。

 

老爸走了以後,原就緊繃的母女關係並未隨著歲月流逝轉趨舒緩,

反因老太太身體狀況的衰退,自覺人生無以掌控的無奈,

進而轉為將對生命無聲抗議的氣憤情緒加諸在我身上。

密切的依存關係讓彼此周遭氛圍充滿一觸即爆的能量。

多少年了,鮮少看見老太太這樣開懷大笑!

那笑聲,讓我無來由地想哭…

麻油蛋麵線   

醫囑少油少鹽。

沒有像媽媽煮的那樣用多麻油,少少麻油淋在太極不沾鍋,

一邊煎著老太太愛吃的邊緣焦焦的,兩面煎的赤赤的雞蛋,

一邊鍋子加水煮開,再衝進房間看看老太太起床漱洗沒,

一碗臨時起意,熱騰騰卻不美麗的麻油麵線上桌了。

 

從房間扶著媽媽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客廳,

一大碗公手工麵線,好不容易,終於吃了大半碗。

看著媽媽因為連日睡眠不足的黑眼圈,不捨;

看著媽媽日漸衰退的身體狀況,不捨…

倔強的媽媽,用生命歷程中所受到的傷害,慢慢將自己包裹成為刺蝟。

幾經磨練,我終於學會了不要站在刺蝟旁邊和她刺碰刺。

 

我想要常常聽見媽媽的笑聲。

 

 

生命很長。

假如一個人可以活到七十歲,在世時間是613,200個小時,

或者36,792,000分鐘,或是2,207,523,600秒。

生命很短。

每個人從出生墜地那一刻開始,不斷邁向生命終點衝刺。

 

我只願:只記今朝笑。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4 韶關(maggiewu600) All rights reserved. 

版權所有 請勿轉載.

 

欣賞更多 韶關 的作品:http://maggiewu600.pixnet.net/blog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的頭像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

Reverie 童話研究社
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