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3 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《雪人》這篇有非常多角度可以解說,

 

雪人和火爐本就是兩個無法相容的事物,

 

但由於雪人骨子裡其實是火爐清掃工具,所以他天生就註定愛上火爐。

 

就如吾在「傳奇的安徒生」中所說,

 

這篇被視為是安徒生與同性間的愛情,是1861年的作品,

 

強大的太陽則是大眾的異樣眼光,老狗則是勸他放棄的朋友,

 

雪人與火爐,是代表當時的價值觀,

 

單看現今社會大眾對同性戀的接受度,

 

將近200年前的世界,對於這種戀情會有多麼排斥?  

 

 

不過這兒也延伸出一個奇特的觀點,

 

雪人的中心支柱是一根扒火灰燼的釘耙,

 

而火爐又被雪人稱作女人,故事的主角是雪人。

 

作個假設如果雪人就是安徒生,雪人的心情就是安徒生當時的心情,

 

那…安徒生很可能就是男同性戀者中的「男性」?

 

 

往深一點思考,為何是雪人,這其實也是有意義的,

 

雪人何常不是他初到世界時,看到最美麗動人的那些雪花所堆積而成?

 

這是愛自己的表現,一種自我肯定與接納。

 

文中更安插了「這些冰花擋住雪人的視線,原本讓他身體開心得嘎嘎作響的寒風,

 

也無法讓他高興起來。」 安徒生因為同性戀愛情而飽受折磨,

 

甚至因此曾恨自己的本質,這會是多麼痛苦的事?

 

 

images-1images 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關於這看門老狗,有個觀點很值得參考,這位安徒生的朋友,

 

很可能也是位同性戀,因為這點而與家人大打出手,

 

最後離家自己過生活,雖然環境比較差,

 

但也算是怡然自得,可惜還是放棄忠於自己的性向。

 

而從動物的角度來談,棄養可是200年前就很常見了呀!

 

如果更要扯,擬人擬物的用法,也可以用在人身上,

 

從這角度推斷,安徒生似乎也有意凸顯出,

 

其實人和動物都一樣,都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被丟棄?

 

 

世界的洪流非常巨大,往往就算不願意,也會被推著走。

 

所以,必然不會順心到哪去,學會怎麼在大浪中順水推舟,

 

怎麼找到屬於自己的舒適滿足小空間,就是人生中眾要的課題了!

 

 

20131221124111-2075588293  

 

參考文章-被遺忘的心情:http://reveriestory.pixnet.net/blog/post/26914609

 

 

有一部電影-狼少年,就是以此故事為背景,

 

訴說著一位狼人與普通女孩的愛情故事,有興趣不如就找來看吧~

 

1355399378-3867905078 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 

 


 故事內容:

 

雪人用他那小型釘耙作的嘴說道:「天氣再冷點吧,

 

看我全身筋骨都冷得喀喀響! 看那天邊滾燙的球兒,

 

它可是盯著我要我暈倒呢,但我可是很健壯的,絕對挺得住!」

 

 

雪人是在不久前孩子們的歡呼聲中誕生的,

 

它的眼睛是兩塊三角形的瓦片,小型釘耙的嘴讓它有了牙齒。

 

雪橇上掛著的鈴鐺聲,跟著孩子們一起歡迎雪人來到世界上。

 

 

太陽沉沒了,又大又圓的月亮升上來,在深藍的天空中,險得額外明亮。

 

 

雪人看著月亮開心的說:「哈,這次從另一邊冒出來,

 

看來我治好它那瞪人的壞毛病,

 

現在它掛在那兒,剛好可以讓我看清楚自己。

 

阿~要是我能移動就好了,我好希望可以挪動身體阿!

 

要是可以的話,我也想去冰上溜溜,就像那群孩子一樣!」

 

 

這時一隻年老的看家狗不客氣的對著選人大吼,

 

大概是因為牠以前睡在主人的火爐旁,聲音總是啞啞的:

 

「快走開! 太陽遲早會弄跑你的! 我看你們這種看多了!」

 

 

雪人還沒搞清楚老狗在說什麼:「我還是不明白您在說些什麼?

 

是說頭上那個發光的東西會教我怎麼跑?」

 

 

老狗看著小毛頭雪人說:「它是月亮,我可是看它上升又下降好幾次了!

 

它可是真的在天空中跑阿! 看,現在又跑到另一邊了!」

 

 

老狗一副很老練的樣子說:

 

「你可是什麼都不懂阿,才剛剛被堆起來罷了!

 

瞪你的那個叫作太陽,它明兒一早就會回來,

 

到時候肯定教你跑跑得遠遠的! 很快就要變天了,

 

我的左後腳是這樣跟我說的,有點疼阿!」

 

 

雪人聽老狗講一大堆,還是沒搞懂:

 

「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,不過聽起來似乎很不妙,

 

那個叫太陽的似乎不是我朋友,我有這種感覺!」

 

 

老狗有點懶得說了:「滾吧滾吧!」

 

在原地轉了三圈後,就鑽進旁邊的狗屋裡睡覺去了!

 

 

天氣真的變了,一層濃濃的霧氣飄了過來,雪人根本看不到遠方有什麼,

 

過沒多久,天似乎亮起來了,微微的風吹起,這風可是非常寒冷的,

 

帶著冰霜把地面厚厚的蓋上一層冰。

 

瞪人的太陽果然如老狗說的,回來天空中,哇,這是什麼美景呀!?

 

所有的樹上、灌木叢都鋪著一層淨白的布,

 

整個世界就像是一大片白色珊瑚林,雪人很仔細的看著這些白布,

 

原來裡面是非常細小的白色花兒,映在雪人的瓦片眼睛上,閃閃發光。

 

 

風一吹鑲在樹隻尾端細長的白花群,就好像是從樹裡流出的光芒,

 

跟著白樺樹一起搖動擺盪,這真是無比的美景呀! 

 

太陽照亮大地,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閃閃發光,都這麼的美好!

 

整個片大地就像是顆巨大的鑽石!

 

 

一位美麗的姑娘和一位年輕的男子走進花園:「這園子裡還真美!」

 

這兩人就剛好停在雪人身旁,男子看著姑娘閃爍動人的眼睛:

 

「這兒的景色下天可是找不到的! 像這小傢伙也是夏天找不到的!」

 

 

姑娘和男子在花園中央跳起舞來,雪在他們腳下刷刷刷的響著。

 

 

雪人問剛探頭出來的老狗:

 

「他們倆是誰? 您在這園子裡的時間比我久,認得他們嗎?」

 

 

老狗說:「當然認得,她摸過我的頭,

 

而他給我一根好吃的骨頭,所以我不咬他們!」

 

 

雪人納悶的問:「那他們到底在作什麼?」

 

 

老狗拉長了聲音說著:

 

「他們是一對情~~侶~~就是會一起住進屋裡啃骨頭的人!」

 

 

雪人好奇的追問:「那他們跟你和我一樣重要嗎?」

 

 

老狗嘆氣的說:「他們可是主人,唉,

 

一個昨天才剛出生的傢伙,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少了!

 

我可是有年紀有知識,這園子裡的大小事可都是我一手管理的!

 

我還過過沒拴鍊子,整天冷風的苦日子! 你還是快點走吧!」

 

 

雪人不服氣的說著:「冷是很舒服的呀! 說啦! 說啦! 我想聽您的故事,

 

只是請您別一直擺弄鍊子,那聲音搞得我身體喀喀作響。」

 

 

老狗也就開始說了:「我曾經是隻小狗,所有的人看到我都說很可愛!

 

當時我睡的可是絨毛毯,常常躺在主人的大腿上,

 

讓主人拿繡花巾擦拭我的腳掌。

 

原本我的名字叫作 絨美 或是 小寶貝,但後來他們說我長太大,

 

就把我送給管家,後來我改去地下室住,

 

從你那角度應該也可以看到地下室,我可曾經就是這房間的主人阿!

 

雖然那兒沒樓上屋子裡漂亮,但地下室可舒適得多,

 

也不需要被小孩子們丟來丟去,吃的部分跟以前一樣好,而且量還更多!

 

我有屬於自己的墊子,還可以窩在火爐旁,

 

那可是這種時節裡,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了!

 

我現在睡著都還會夢見它呢!」

 

 

看著老狗陶醉的滾來滾去,雪人又問道:

 

「火爐就這麼好看嗎? 它像我嗎?」

 

 

老狗不削的說著:「它和你真是完全不一樣阿!

 

釉黑的身軀,細長的脖子,還有個美麗的黃銅大肚子,

 

吃下木柴肚子裡就會冒出火花!

 

你必須在他身邊或是鑽到它底下去,那可真是舒服極啦!」

 

 

雪人聽著聽著,心裡冒出一種奇怪的感情,雖然說不上來,

 

但它相信這是所有人類也都會有的感情。

 

 

雪人對火爐這東西很好奇,聽起來應該是個女性:

 

「為什麼你會離開這樣的她?」

 

 

老狗有點感傷地說:「我不得不這麼做,他們用鍊子把我鎖在這裡,

 

大概是因為最小的那位少爺踢開我正在啃的骨頭,所以我咬他一口,

 

以骨還骨,我是這麼想的!

 

自從我被鎖在這裡,我那清脆的嗓音也沒了,這就是結局。」

 

 

雪人沒有再問下去,它一直看著地下室的火爐,看上去就跟它差不多大:

 

「我體內一直嘎嘎作響,我能不能進去地下室?

 

這是我最大的願望,我唯一的願望,大家的願望都能得到滿足,

 

如果我這個願望不能實現,那真是太不公平了!

 

我必須要進去! 一定要進去! 我也要依偎在她旁,哪怕是打破窗子!」

 

 

老狗安慰雪人說:「別想了,打破窗子你也進不去,

 

要是你走進火爐,那你就真的什麼都沒了!」

 

 

雪人越想越心痛:「我已經覺得我和 完了 差不多,我好像要裂開啦!」

 

 

雪人整天都盯著火爐看,在漆黑的夜裡,屋內發出的光更加誘人,

 

火爐裡的光是如此的溫柔,不像月光更不像太陽發出的光。

 

每當爐門打開,火焰就會衝出來,這似乎是她的習慣? 

 

 

雪人哀嚎道:「我受不了啦! 看她伸出舌頭時也多美好看!」

 

 

這個夜很漫長,雪人用盡全力想像著自己就戰在火爐身旁,

 

他的思緒被凍得發冷,凍得嘎嘎作響。

 

 

清晨來臨,地下室的窗子上結了一層冰霜,

 

這可是雪人最喜歡的冰花,但這些冰花擋住雪人的視線,

 

原本讓他身體開心得嘎嘎作響的寒風,也無法讓他高興起來,

 

他覺得這是自己應得也應該感受到的幸福,

 

可是他卻不幸福,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吧?

 

 

老狗很世故的說:「這種病對雪人來說可是很糟呀,

 

我也曾經得過這種病,但我挺過來了!」

 

 

天氣就像老狗說的,開始轉變了! 雪人一天一天再縮小,

 

但他沒有說什麼話,也沒有抱怨,這就是病情惡化的徵兆! 

 

 

一天早晨,雪人塌了,原來雪人正中央立著一根釘耙的把手。

 

 

老狗恍然大悟:「這下我終於知道他為何得這病,不過也來不及了!」

 

 

原來這根釘耙是專門用來扒火的棍子,

 

當火爐裡的灰燼太多時,就用這根釘耙進去清理的!

 

 

不久,冬天過去! 老狗對著院子裡胡鬧的小孩們咆嘯! 

 

 

但小孩們開心的唱著:

 

「冒呀冒,車葉草! 冒出芽來嫩又美!

 

垂阿垂,柳樹兒! 秀枝柔毛青又綠!

 

來呀來,小杜鵑! 跟著百靈唱春戲!

 

來呀來,陽光好! 溫暖的太陽請常來!」

 

 

從此再也沒有人想起雪人了。

 

 

2_101221203938_1  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4 林家德 All rights reserved.

 

版權所有 轉載請告知,並附上清楚的出處連結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的頭像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

Reverie 童話研究社
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