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引用自 揚弦(gina5396)-老陳的腳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untitled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取自網路照片

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陳的腳

 

 

    像小鳥自由自在的飛,坐飛機翱翔天空,搭火箭衝破天際,這些是小時候不敢作的夢,三餐不繼那來的翅膀。但對於麻雀展翅,雙腳剎那的輕蹬;飛機降落,鼻輪觸地瞬間的順暢;阿波羅十三號拔地而起的五秒雄壯,每每感動不已,甚或覺得是一種奢侈。

 

 

  到賭場,找爸爸回家的路上;要借錢,在親戚的庭院裡;當小販,在挨家挨戶的大門口前,常安慰自己這是暫時的,希望有一天這雙腳,再也不用踏上這種沈重,悲哀,害怕的步履。直到高中畢業前,那一雙腳還是每年重覆不斷地踏著,它們難以擺脫的宿命。

 

 

  未泯的童心,開始學會在沒人看見的山上、廢棄三合院的牆邊,偷偷地享受著奢侈般的感動,盡情的解放雙腳。穿夾克兩手各抓著拉鍊的兩頭展開;學太空飛鼠的披風,由樹上躍下;拿著老爸的大黑傘,學頑皮豹由防洪堤上自由落體;頂著竹竿學撐桿跳,兩腳奮力往牆上踹。付出的代價當然是,扭了踝骨,嘴巴咬了膝蓋,額頭縫了六針。但落地前那短暫的輕盈、暢快、與躍起的興奮,就連縫針當口,心裡還在思索著,下次該如何撐過牆。

 

 

  到了小四已經藝高人膽大,在祖母獨居的後院,一顆超過一層樓高的芭樂樹,是那個暑假的新天堂樂園,舉凡猴子在樹上應該有的動作,都能做得很完美。一天的午後,半躺靠著樹丫,半閉著眼睛假寐,忽然瞄到一個,遠伸在鄰家屋頂上長枝末梢的大芭樂,睡意全消跳了起來,學著馬戲團走鋼索----心想鐵軌可走三十公尺而不掉半腳,這短短的一段樹枝,閉著眼睛就算跳著走也沒問題----那知走不到一半「啪」的一聲,仗著己練成如何跟大地做親密接觸的彈腳神功,一點也不驚慌,反而著實地享受了一秒鐘的奇蹟,那巫婆騎掃把的快意、那阿里巴巴站在飛氈上的神閒氣定,帥啊!但頭又撞牆了,又縫了四針。從此以後的幾個寒暑假,雙腳被剝奪了自由,被關入了銅牆鐵壁般既酸且臭又癢的水牢,稍不慎,就要被拎耳朵、捻鼻子,在那專門懲罰不乖小孩的竹筍工廠當了童工。悔不當初的腳常自問,為何要學別人?

 

 

  颱風天是一年當中最快樂的日子,除了帶著免死金牌能免去一般小孩子想免的,免早睡早起、免上學做功課以外,最重要的是暫時不用拖著沈重又無奈的腳步去看人臉色。這種難得的大赦日,很喜歡一個人坐在靠窗的椅子,把輕鬆自由的雙腳癱在另一張椅子上,聽任著風雨交加,淹沒了人聲吵雜,彷彿天地間只有狂風暴雨和跟著節奏搖晃的雙腳,而風雨愈大心裏愈平靜,眼中的雙腳就愈大;忽然靈光乍現,想到沿街叫賣時,只要刮風下雨兩腳就特別賣力,本就心不甘情不願,還要安慰自己是「風雨生信心」,原來是「風雨生大腳」,這時不禁對那雙腳開始自戀了起來。

 

 

  颱風過後的大清早,除了野狗偶而會抬起后腳,最常被大人屁股下兩腿間,噴出水注澆灌著的電線桿,終於倒了!不必捂著鼻子憋住氣的快跑通過了。被醉鬼流浪漢長期霸佔當旅館的老榕樹,連根拔起躺在馬路泡澡了!不必兩腳發抖的逃走,害怕著會被噁臭與三字經追打了。霓虹燈串與大小招牌、違建浪板與石綿瓦、違章帆布與鋼骨掉落得滿地破碎,滿街橫阻,再加上淹水,大人的世界末日終於來臨了!沒有廟裡的「阿彌陀佛」,沒有學校的「立正,稍息」,沒有老人會的「一二三跳,二二三跳」,更沒有攤販的「來喔!一件十元」,斷電使整個城鎮變成啞吧。這時侯很清晰地,聽著自己輕快又豪邁的腳步聲,沒有大人的眼光,用力踢出黑松沙士瓶的玻璃脆響、狠命踏破味全牛奶鋁鉑盒的氣爆聲;沒有汽車的呼嘯,走路偏不靠右,盡情地壓著馬路正中央,躺在雙黃線上翹著二郎腿看天空。暢快啊!這雙腳終於真正地自由了。

 

 

  每次的淹水消退後,馬路草叢邊總有美麗又新奇的事物,讓雙腳帶著既興奮又雀躍的步伐,期望能尋獲珍寶,像是半身藏在草堆的機器人、整個頭埋在水坑的泰迪熊、彩色透明墊板、香水橡皮擦、花玻璃珠,幾乎每次都能帶回戰利品。但今天特別失望,不知是風雨不夠大還是水淹得不夠嚴重,找了老半天,除了沾滿黃金的衛生紙外,隨處可見狗大便,就在絕望地想回頭的同時,一道白光刺入眼廉,遠處閃耀著一支不锈鋼,更像是曾在書局櫥窗前,為它佇立良久的鋼筆,熄了火又燃起熱情的雙腳,忍不住的飛奔!「啊」的一聲又連著「叭」的一聲,這次老天連十分之一秒的奇蹟都不給,彈腳神功也無用,就這樣姿勢非常難堪的投入了大地懷抱;沒有留下任何腳印,雙腳卻拉著屁股坐上狗屎,宛如溜滑梯般,硬生生地落又軟綿綿地滑,於是在馬路邊的泥地上又開了另一條新路;這種丟人現眼的光景,就好比在街上大吵的孩子,雖然嘴巴說:「我不要!不要啦!」,卻拉扯著母親的手,狠命地賴了好幾公尺才止住了哭。很掙扎又費勁的爬了起來,急忙地拾起了這一支一路滑過來的熱情,最起碼能讓此刻,一身泥濘滿屁股黏臭的狼狽,稍感安慰的戰利品,竟是湯匙!當下不覺得委屈,但那緊接著來的窒息感讓胸口疼痛,呼吸的困難就連想要咒罵的氣力都沒有,很賭氣的把屁股重新跌坐在泥地上,只能低頭看著還在發抖的雙腳,默默不語。

   

 

  從撿到湯匙的這一天開始,到往後的成長歲月裡,無論散步或走路、無論跑步或奔走,眼睛的下限餘光就沒有離開過雙腳。因為沒能看得住腳,美麗會變得醜陋;沒能管得住腳,新奇會變得可笑。也正因為如此,再也不曾為一時的美麗燦爛,或一時的新奇吸引而跌倒過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/11/5 老陳

 

 th[4]

 

 圖片取自網路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4 揚弦(gina5396) All rights reserved. 

版權所有 請勿轉載.

 

欣賞更多揚弦的作品:http://gina5396.pixnet.net/blog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的頭像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

Reverie 童話研究社
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