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8F4FA7CAEB04A718B44E8B51B1080F5     

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

哈里搖了搖頭唱道:

 

別離前聽妳一曲,

 

心如刀割淚滿衫,

 

今後何處是依歸,

 

性命又能否存續,

 

只能待後人揭曉。

 

 

哈里發看這兩人分離得如此痛苦,想必試有什麼不得已的困難,

 

身為哈里發怎麼能不出手相助呢,於是就問哈:

 

「我的小主人阿,聽姑娘的話有些深意,你真是她的主人嗎?

 

還是你惹怒了誰呢? 難道有人不利於你嗎?」

 

 

哈里苦笑著說:「老漁翁阿,我們在來這裡前,

 

遭遇了許多不幸的事,這實在是一言難盡阿!」

 

 

假扮漁翁的哈里發繼續追問:「是什麼困難呢?  我們有的就是時間,

 

不如就把你們的遭遇說給我聽吧,說不定會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呢!」

 

 

哈里想了想,把他的身世以及與金碧絲一起逃亡的遭遇都講了一遍,

 

漁翁聽著心中有些感慨,又問:

 

「那你接下來有何打算呢? 打算到什麼地方去呢?」

 

 

哈里笑著說:「呵,世界這麼大,一定有可以融得下我的地方,

 

只是這路太艱辛,捨不得金碧絲跟著勞苦。」

 

 

哈里發說:「這樣吧,我寫一封信,你帶去給你們國王,

 

他看了信一定會放過你們,從此不再難為你們。」

 

 

哈里愣了一下:「老人家,您別開玩笑了,

 

一個漁翁怎可能向一位國王致信呢?」

 

 

哈里發自信滿滿地說:「就知你不信,別看我這樣,

 

我以前曾與那位國王作同學,後來他的遇到貴人,一步步往上爬作了國王,

 

而我卻事事不順,最後淪落為漁翁。

 

但就看在同學一場的緣分,他還是願意相助的!」

 

 

哈里自覺走投無路,雖說漁翁的話聽起來荒誕至極,但也別無他法:

 

「好吧,既然如此你就寫吧,不過寫完都得讓我先看看。」

 

 

Atharvaveda3  

 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

 

哈里發隨手拿張紙寫道:「哈魯臘希德 致書 藩王閣下,

 

朕冊封閣下治理異地多年,勤政愛民,特准你卸任還鄉,

 

今委任前宰相哈格之子-哈里前往全面接管,

 

見詔立即交替,切勿耽擱誤事,此令不可違!」

 

 

哈里很驚訝地看著漁翁的信,

 

接過信後對漁翁致上最高的行禮,匆匆告別就走了,

 

老糊塗的園丁還醉醺醺地,對漁翁所受的禮儀不順眼,

 

兇巴巴地罵到:「你這最卑賤的漁翁,拿了幾個賞錢就開始自以為是,

 

你怎麼還有膽牽走人家姑娘阿!」

 

 

哈里發這下不耐煩了,大聲怒罵老園丁的愚蠢,

 

同時右手一舉,軍隊紛紛從草叢中衝出來圍住老園丁,

 

宰相彌蕃趕緊幫哈里發穿上剛從宮中取來的新宮服,

 

老園丁嚇得跪在地上,兩眼睜得像柳丁這麼大:

 

「這…這怎麼回事,我到底是醒著,還是在作夢阿?」

 

 

哈里發:「你老胡塗了阿,老園丁,看你今晚都作了些什麼事!」

 

 

老園丁被嚇得完全清醒了,趴跪在地苦苦哀求,

 

哈里發看他老人家如此狼狽,於心不忍,便饒恕他,

 

接著又命令大臣幫金碧絲安排一個獨棟的宮殿,溫柔地對她說:

 

「姑娘別擔心,我是派妳的主人去接管巴士拉王國,

 

我會派人送最好的宮服過去,也會安排妳去見他。」

 

 

4024810691986120653  

 

 

話說,哈里帶著哈里發的詔書,直奔巴士拉王國,

 

打著替哈里發送信的名號直闖王宮,國王蘇里曼聽見有哈里發使者來,

 

趕緊上前迎接,這才發現就是他通緝已久的逃犯,

 

但當他看完哈里發的詔書後,憤怒的臉龐轉為溫和,

 

親吻哈里的臉頰三次後說:

 

「之前如有冒犯,還請原諒,一切謹遵哈里發旨意辦理。」

 

 

國王立刻召集所有大臣,當眾宣布退位,正要將王位傳給哈里時,

 

宰相薩偉衝了進來,把照書撕碎在地上,

 

還不停踩踏直到詔書變成一團碎紙,國王大怒:

 

「真是胡來! 居然在此鬧事! 眼裡還有王法嗎?」

 

 

宰相薩偉一臉自信地說:

 

「我可從來不知道有人用哈里的名義見過哈里發-哈魯臘希德,

 

應當由他的宰相來本國宣旨,而此人是個逃犯,

 

居然還膽大滔天地偽造詔書,陛下是明眼人,

 

這份詔書沒有一處合乎正規程序,一定要徹查清楚,千萬別被小人騙了! 」

 

國王聽了宰相的話,一時無法拿定主意,畢竟攸關國家大事,

 

也確實不能草率行事:「薩偉,那你認為該怎麼辦?」

 

 

薩偉說:「應該照我的辦法處理,先把這青年壓下,

 

派個可信任的人去向哈里發求證,若真有此事,

 

要帶上正規諭詔與委任狀,否則此人為大罪之人,怎能輕言相信。」

 

 

國王說:「好吧,說得也有道理,就召你說的,快快火速辦理!」

 

 

20140514150539137  

 

 

薩偉這下得意了,把哈里綁回宰相府中,命家丁狠狠打一頓,

 

拖到牢房中銬住:「典獄長,你在我底下做事多年,從不會虧待你,

 

這個少年得寸進尺,你給我日日夜夜地邊打他,一定要讓他不得安寧!」

 

 

典獄長:「這沒問題,一定照辦!」

 

 

典獄長心裡其實不這麼想,薩偉從來就沒有好好對待他,

 

所以他不但沒鞭打哈里,反而還主動清潔監牢的環境,

 

就連座椅上都鋪著一層皮墊,哈里住在裡面還算蠻舒服呢!

 

薩偉每天都派人來叮嚀典獄長,一定要不斷鞭打哈里,

 

但典獄長反而處處護著哈里,減少他受到的折磨。

 

 

哈里被關進牢的第41天,國王收到來自哈里發的禮物,

 

每一項都是華美無比的珍品,國王有些擔憂就把薩偉叫來:

 

「你看,哈里發從沒什麼理由會送禮品過來,會不會真是送給哈里的?」

 

 

薩偉斬釘截鐵地說:「不,哈里是個騙子,早就該直接處死才對!」

 

 

國王這才忽然想到:「對,都忘了他侮辱過我,

 

薩偉,你快命人把他拖來,我這就賜他一死。」

 

 

宰相迫不及待地說:「是! 這是對的決定,我們應該在城中宣布哈里的罪狀,

 

在廣場上處決他,讓人民清楚的看見,這樣才不失國王的威嚴!」

 

 

國王說:「恩,宰相說得是,就照你的意思做吧!」

 

 

114510813  

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 

 

薩偉聽到國王如此信任他,一路真是越走越輕快,

 

安排人在全城各處宣布罪狀,並召集人民前往廣場,

 

能除掉這個心頭大患,薩偉的心情有無法言諭的愉悅,

 

但人民們心裡都清楚,如果連哈格的兒子都被處死,

 

那這個國家就完全落入宰相薩偉手中了! 但又能做什麼呢?

 

還是只能在士兵的驅趕下前往廣場,見證惡人薩偉掌握大權的時刻!

 

 

典獄長趕在薩偉到達前,先將哈里的衣服換成破破爛爛的衣服,

 

又抹上一些泥巴,看起來好像受盡折磨一般,

 

這才將哈里帶到薩偉面前:

 

「宰相大人,我照您的吩咐,將這少年折磨已久!」

 

 

哈里見薩偉那副得意的表情,氣得嘶吼:

 

「你個薩偉,未來是很難預料的,作惡多端之人,自古就沒好下場!」

 

 

薩偉擰起哈里的頭說:「哈里阿哈里,你都快死了,就別在這兒說嘴吧,

 

乖乖地配合一下,讓那些敢跟我作對的巴士拉大臣瞧瞧,

 

看誰還敢為背我的旨意!

 

是的,未來的事無法預料,但凡事從消滅敵人開始! 哈哈哈哈!」

 

 

薩偉說完,手一揮,哈里就被裝進囚車,押送往廣場刑台,

 

侍衛們也都知道,這將會是好日子的末路,

 

但又無法違抗薩偉,只得照著指令押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哈里被拴在刑台上,劊子手走上前,小聲地說:

 

「對不起,我只是奉命行事,如果你有什麼想傳達的,

 

我一定會幫你傳到,但當國王從廣場上方的窗口露面時,

 

我就必須結束你的生命!」

 

 

哈里憤怒地說:「我心中怒火燃燒,可否給我一杯水呢?」

 

 

劊子手拿一瓶水來餵哈里喝,薩偉卻忽然跳上刑台,一腳踢翻水瓶,

 

又訓斥劊子手一番,命令他立刻行刑,

 

劊子手只好用一塊黑布遮住哈里的眼睛,

 

人民都看不下去了,在台下罵聲不斷,

 

這時,國王也來到窗口,看見遠處沙塵飛揚正覺得奇怪,

 

但宰相卻催促說:「陛下,眼下剷除惡犯才是要事,不能讓人民看扁了阿!」

 

 

國王想了想說:「不,這沙塵絕非小事,召集軍隊去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!」

 

 

原來哈里發送走哈里後,一直在巴格達忙國事,直到第30天才有空閒,

 

就去見見金碧絲,卻發現她哭得傷心無比,金碧絲說:

 

「陛下,您曾答應我,要送我去見哈里,

 

我都已經期盼30天了,您何時才要實踐諾言呢?」

 

 

哈里發這才驚覺,哈里那兒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,立即叫宰相彌蕃來問話:

 

「這30天來都沒有收到哈里的消息,難不成會有什麼不測?

 

你立刻帶兵前往巴士拉,親自調查這件事,

 

如果有人違背我的旨意,我一定要嚴懲惡者!

 

如果籓王沒依詔書行事,就把他和他的宰相抓來,我親自審問!」

 

 

mameluke-charge-vs-french  

 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

 

宰相彌蕃帶著哈里發的精銳部隊,連夜趕往巴士拉,

 

遠遠就見廣場聚集許多人,詢問之下才知道是要處死哈里,

 

這可真是大錯特錯阿,立刻帶著軍隊直奔王宮,

 

彌蕃領著哈里發的詔書,當眾在國王面前宣旨,

 

並將薩偉拿下押往地牢,終於讓哈里坐上王位!

 

 

彌蕃在巴士拉三天,協助哈里穩定王國,哈里也以禮相待,並對彌蕃說:

 

「我非常感謝哈里發,他是我的恩人,希望能再見他一面!」

 

 

彌蕃說:「當然,那就跟我回巴格達一趟吧! 你剛登基也該去行禮才是!」

 

 

第二天一早,彌蕃和哈里帶著大隊人馬,押送前國王和薩偉到巴格達,

 

哈里發得知哈里的遭遇,氣得直接拔出隨身寶劍,交給哈里說:

 

「去吧,你就拿著這把寶劍,把犯人的頭砍了!」

 

 

哈里接過寶劍走到薩偉面前:

 

「我可從來沒害過人,也該讓你嚐嚐作平民的滋味!」

 

 

哈里轉頭向哈里發說:「我想我不會殺他,應該要以德報怨!」

 

 

哈里發:「你可以饒恕他,但他還違抗我的命令,危害人民,罪當致死!」

 

 

哈里發馬上就命人砍了薩偉的腦袋,然後問哈里:

 

「因為我的考慮不周,害你受罪,在大牢中飽受鞭刑,

 

說吧,我能補償你什麼?」

 

 

哈里想了想說:「陛下,我對富貴與權力不再追求,

 

只期望能當您的貼身隨從,不需要當巴士拉的國王。」

 

 

哈里發說:「好,我就接受你的請求,你現在起就是我的隨從,

 

為了補償你的損失,我決定將金碧絲還給你,

 

你們可以住在那獨棟的宮殿中!」

 

 

哈里與金碧絲從此過著快樂安穩的日子~

 

 

20111123_6d70b0031a46f137b772S5rKkltEvXtO  

 

 

 


評論:

 

dubai-34  

傳說中的8星級酒店-Emirates Palace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

 

哇……為了寫這篇評論,花了4個月…還真是長篇故事,

 

好吧,也有一部分是吾寫得很緩慢…還好哈里和金碧絲有個美好的結局!

 

 

就像之前的故事一樣,來自不同地區的故事都展現出各自的文化特色,

 

從西元630年,穆罕穆德統一阿拉伯半島,

 

一直傳到阿拔斯王朝的第五任哈里發,時間約是西元800年前後,

 

也就是哈里所在的這個時代,西邊的羅馬教皇正為查理曼大帝加冕,

 

這是法蘭克王國的巔峰,而東邊的唐朝正受到獅子旗吐蕃王國侵擾,

 

東西文化的交融也使得阿巴斯王朝擁有明確的分封制度,

 

在這樣的阿拉伯世界中,哈里發的權力不再與神有多大的關聯,

 

王權從神聖的神使轉變成如同皇帝一般的角色,

 

可以輕易接近或與一般人民交談議論,

 

哈里的冒險只不過是天下動亂中的一個小插曲,

 

冊封他人為王最怕的就是擁兵自重,而哈里發查覺封國國王不安好心,

 

改派敵對的宰相之子為王,國王卻不肯交出王位,最後事情鬧大,

 

哈里發派兵前往,封王才交出王權,並把責任推到宰相身上,

 

哈里與金碧絲很可能只是捏造出來的人物,

 

多半是說書人改編自阿拉伯歷史的一小段,

 

支持哈里發的政權並數落封國的不是~

 

 

  the-second-of-may-1808-the-charge-of-the-mamelukes-1814

 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

 

即便是到這個時期,世界各地的文化中,依舊是男性主掌的社會,

 

就像故事中的金碧絲,一心一意要跟著哈里,

 

就算纖細的身體在逃亡途中倒下也沒關係,

 

雖然哈里最後是用一整個巴士拉王國換回金碧絲,

 

但現代的我們,任誰都能知道,哈里把金碧絲送給漁翁時,

 

她的心裡是有多麼不是滋味。

 

但故事並不會強調這部分,反而多加說明哈里是如何貼心替金碧絲著想,

 

並暗指金碧絲思想不成熟,不能體恤哈里的苦心~

 

我們也不仿設身處地地想想,換作自己是哈里又或是金碧絲,

 

面對這些遭遇的當下,會如何取捨與選擇呢?

 

IndiaTv42bff4_bangalore-fashion-week  (示意圖來源: 網路)

 

Copyright © 2015  林家德 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      

版權所有 轉載請告知,並附上清楚的出處連結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的頭像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

Reverie 童話研究社
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