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1237844292  

在古歐洲,也有很多無法與人相處之人,少數幸運兒能在鐘塔上工作,

只要能在固定的時間敲鐘,就有飯吃~

當然,也不乏有摔死的...或是不甘寂寞而離職的情況~?

鐘樓怪人-Quasimodo,就是個守塔人~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還記得守塔人奧勒岡嗎?

 

以及我講的兩次拜訪他的故事。

 

現在我要講講第三次拜訪,不過這並非最後一次!

 

 

一般來說,我去拜訪奧勒岡是在過年的時候,

 

不過這次卻是在一個搬家的日子,因為這天的街上令人非常厭煩,

 

街上全是許多的垃圾和破碗罐,還有些骯髒的東西,

 

更別說是人們往外扔的大型床鋪。

 

 

走在充滿這些髒東西的街上,就必需不斷的閃避,

 

我剛剛就從那兒走過來,就看到幾個瘋孩子在垃圾堆裡玩得好開心,

 

他們在玩一種「睡覺」的遊戲,

 

因為他們一致覺得,在這樣的街上最適合玩這種遊戲!

 

 

他們合力找來一些還算舒適的東西,鋪成一大張床,

 

不知從哪弄來一些舊紙糊板當作是被子,還直呼痛快痛快!

 

 

但是我已經受不了了,

 

趕緊離開令人作噁的街道,來到奧勒岡住的塔頂。

 

 

yukicaowid_768x1024_fb 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奧勒岡聽了大笑著說:

 

這就是搬家的日子!

 

大街上簡直就像是個垃圾箱,隨便一車垃圾,

 

我就可以從中找到些什麼好用的東西,剛過完聖誕節我就去找了,

 

街上的封又冷又潮濕,待一陣子就足以讓人感冒,

 

清道夫的車子可裝得滿滿,真不愧是哥本哈根在搬家日的一般家庭!

 

 

清道夫的車子後,綁著一顆大樅樹,

 

這原本是一棵聖誕樹,枝葉上還有些殘留的金箔,

 

葉子都還是綠的呢,但現在卻一樣被丟在街上!

 

 

看著它,可以讓人感到愉悅,也可以讓人感到悲傷,

 

是的,這兩種非常有可能發生!

 

是哪種可就要看您怎麼想了,我已經想了一陣子,

 

垃圾車理的那些東西,個別的東西也想了一遍,

 

或者,它們自己也在想著些什麼,

 

大概都差不多,沒什麼深沉的思想。

 

 

車裡有隻撕裂的女用手套,它在想些什麼?

 

要不讓我把它想的事情也告訴您呢?

 

它就躺在那兒,用剩下的手指指著樅樹:「這棵樹和我大有關係!

 

我當時也曾出席那場盛大的舞會,我一輩子最輝煌的時刻,

 

就是在舞會中跳著舞的! 值到有一次握手,我裂開了!

 

記憶從此都中斷了,再也沒有什麼是值得我用心記憶了!」

 

 

這就是手套在想的事情,或許是一段淒美的故事!

 

5911641482_290f9cda51_b  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陶器的碎片說著:「那樅樹超愚蠢!

 

既然都被綁在垃圾車上,還帶什麼金箔,這麼愛擺架子!

 

我們都在這世界上起過一點作用,

 

但絕對都比只會站著的綠棒子有用多了!」

 

 

破碎的陶器,總是認為什麼東西都很愚蠢!

 

 

在一旁的樅樹完全不受它們影響,

 

倒是有種處之泰然的神情,它是垃圾車上的一首小詩,

 

而這樣的詩篇,在搬家的日子裡,街上多得是!

 

 

在這樣的街上走路真麻煩,我趕緊又回到塔頂,

 

在這兒,我可以用幽默的心態俯視街上的一切舉動。

 

 

看那兒就有幾個荒唐的老人,正在玩弄那些搬家的小東西,

 

小鬼們拖著自己的財產,還有個坐在木桶裡,也跟著它們遷移到遠方,

 

日常閒話、親族打鬧,悠愁與煩惱,也都從舊居遷移到這個新居來,

 

這倒底會引起它們什麼樣的想法呢?

 

 

 1338802677-886256122  

小鬼是北歐的傳說角色,改天說給大家聽~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是的,就像新聞發表的古詩,

 

早就告訴我們:「記住! 死就是最偉大的遷移日!」

 

 

這真是值得深思的話語,聽起來卻不是很令人愉快,

 

死神是,而且永遠是,全世界最認真的公務員,

 

雖然祂的差事多倒沒法數,但卻從不遲到,您有想過這問題嗎?

 

 

死神也是一位公共馬車的駕駛人,

 

祂也負責盤點每個人的生命儲蓄額度,

 

我們所有人可都是祂的客戶,祂可是總經理阿!

 

有懂這嚴肅的問題嗎?

 

 

我們把在人世間作的一切,通通儲存在這間銀行,

 

當死神的馬車經過,我們可就都得坐進去,遷居到那永恆的國度。

 

 

到國境時,祂會把證明文件教給我們作為護照,

 

儲蓄銀行裡,我們坐過的好是就成了旅費,

 

這可是很棒的事,但也可能是很可怕的事!

 

140037.84487262  

電影-幽靈馬車  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誰也別想逃過這段馬車之旅,傳說有個人,一個耶路撒冷的鞋匠,

 

祂先跟在馬車後跑,然後偷偷坐進馬車,

 

要是他有得到准許,那就不致於成為詩人的題材了。

 

 

請在想像中對這搬家大馬車的內側望一眼吧,裡面裝著各式各樣的人,

 

皇帝和乞丐、天才和白痴,可都乖的擠在位子上,

 

他們是被迫一起旅行,財產和金錢也都不准許帶著走,

 

他們只能帶著護照和旅費,這些都來自儲蓄銀行。

 

 

不過,什麼事可以被作為旅費呢?

 

可能是一件很小的事,小得像豌豆一樣,但豌豆卻可以發芽,

 

變成一株開滿花的植物,所以旅費自然也很可觀。

 

 

坐在牆角矮凳子上的可憐窮人,經常挨罵挨打,

 

這次他可能就只能帶著那磨得光亮的矮凳子,

 

當作他的護照和旅費了!

 

那矮凳子會變成一個轎子,送他去永恆的國度,

 

變成一個金碧輝煌的王座,邊上還開出美麗的花朵,像個花朵涼亭。

 

 

youlin4  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還有個人,一輩子就是喝酒,那些快樂杯裡的酒,

 

借此忘掉他曾作過的壞事,他帶著酒桶上車,

 

因為他打算在旅途中喝酒,這酒變得潔淨而單純,

 

喝了以後連他的思維也變得更加清晰明朗,

 

喚醒他埋沒的品德與情操,

 

他看到也感覺到,那些他過去逃避的一切。

 

 

所以他獲得了應有的懲罰,

 

一條永遠活著,並持續啃食他的醜陋蟲子,

 

如果快樂酒杯上寫的是遺忘,那他的酒桶上寫的就是記憶。

 

 

當我讀到一本好書,或是一本歷史著作,

 

我總是在想,那些人物們座在馬車上時,會是什麼樣的情景?

 

我也會思考,死神到底會從他們的儲蓄中,

 

拿出什麼來當旅費,帶到永恆的國度?

 

 

從前有位法國皇帝,我已經忘記他的名字了。

 

有時我會把一些人的名字給忘了,但總有一天它們會回到我記憶中。

 

這皇帝在荒蕪的一年裡,對百姓施捨米糧,

 

於是百姓為他作了一個雪雕紀念碑,上面刻著一排字:

 

「您的援助,比融雪的時間還短暫!」

 

 

我想,死神會記得這個雪的紀念碑,給他一片雪花作為旅費,

 

這雪花不會融化,化作一隻蝴蝶,停在他那高貴的頭上,

 

帶入永恆的國度。

 

1cfadb9e70223e0df96e13b47205da9e  

雪人表示:太好了,我可以在馬車上撐傘! 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還有位路易十一世,是的,我記得他的名字,

 

因為人們總會牢記作壞事的人,還記得很清楚。

 

他作過的一件是我記得很清楚,我真希望人們可以把歷史當作謊言,

 

他下了一道命令,要把大法官斬首示眾,

 

有沒有理由都好,他確實有權力這麼作,

 

但他卻還把大法官的兩個孩子,一個七歲,一個八歲,

 

也一起送進刑場,還叫人把他們父親的熱血灑在他們身上,

 

然後才送進巴士底監獄,關在鐵籠子裡,

 

他們是多麼天真可愛的孩子,鐵籠子裡卻連件被子都沒有。

 

 

每隔8天,路易王就會派劊子手,去兄弟倆身上各拔一顆牙,

 

以防止他們在牢裡過得太舒服。

 

年紀較大的哥哥哭著對劊子手說:

 

「如果媽媽知道我讓弟弟這麼難受,她會心痛死的,

 

請一次拔我兩顆牙,饒了他吧!」

 

 

劊子手本就十分不忍,每次下手都特別留情,

 

聽到大孩子這樣保護弟弟,難過得流下眼淚來,

 

但皇帝的命令終究是比較厲害,

 

每隔八天,盤子上一就會有兩顆孩子的牙送到皇帝面前,

 

路易王這麼愛牙齒,

 

所以他死時,死神就把兩顆孩子的牙齒從銀行中取出,

 

送給他當旅費,讓他用這兩顆牙,在廣大的、永恆的國度裡漫遊,

 

那兩顆牙,就像螢火蟲似的,在他面前飛,

 

不斷的發著光,不斷的燃燒,撕咬他,就這麼兩顆牙。

 

 

Louis_XI  

路易十一世的高壓政治,使他在歷史上的名聲不怎麼好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 

沒錯,在這偉大的遷居日子裡,坐著馬車旅行是莊嚴的!

 

沒有人知道這次的旅行會是什麼時候來? 

 

 

這是個嚴肅的問題,

 

哪天,哪個時刻,某一分鐘,都可能坐上這輛馬車,

 

死神會把我們的哪件事情,

 

從銀行裡拿出來作為前往永恆國度的旅費呢?

 

這可能就要我們自己去思考了,

 

因為,遷居的日子,在日曆上是找不到的!

 

 

守塔人,歌劇-鐘樓怪人-鐘

 

 


評論:

 

布袋戲中的黑白郎君,吾都稱他作 「偶北郎」  

布袋戲中的黑白郎君,吾都稱他作 「偶北郎」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東方的輪迴是告訴人類,

 

這輩子如果不作好人,下輩子就會淪為野獸,或是成為更卑微的存在。

 

而西方的永恆國度,則是告訴人類,

 

如果這輩子作壞人,那將會在永恆國度中受罰到永遠。

 

或許,這種方式才是對人最有效的恐嚇吧?

 

 

東方跟西方剛好各有強項,也互為弱點。

 

輪迴的概念下,

 

生前做過得好事與壞事會放在一起衡量,正負相消猶如陰陽相剋,

 

這輩子未了的遺憾,也可以約定下輩子再還。

 

但在基督教之下,

 

就比較偏像這篇故事中的說法,是看死神的心情,

 

用祂的方式去詮釋最後的願望,來決定能帶什麼事物進永恆的國度,

 

相反的,在永恆國度中,遺願就很難能在實現了。

 

 

在所謂「天國」的概念下,自作會自受,

 

在世時對他人不好,己所不欲施於人,

 

死後自己將會體會受害者的感受。

 

但對於一個相信有「來生」的現代人來說,

 

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在意下輩子的事,這些舊有的概念,

 

已不足以嚇阻壞人在這輩子為所欲為,

 

對這些人來說:「下輩子的事,下輩子再考慮。」

 

 

真是宗教意味非常濃厚的作品吶!  歐~聽故事聽故事!  

 

 

 

雖然這歌劇與故事沒有很大關聯,

但吾強烈推薦這部歌劇!

太美了! 是那種震撼心靈的美!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4 林家德 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     

 

版權所有 轉載請告知,並附上清楚的出處連結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的頭像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

Reverie 童話研究社
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