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用自網路文章

康乃馨在桌子上的照片-nb13963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那天,太陽很好,沒有顧客,

 

我便坐在花店門口,閉上眼睛,懶懶地曬太陽。

 

 

「阿姨,我要訂花,訂好多好多的花。」

 

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將幾乎要進入夢鄉的我拉了回來。

 

我睜開眼睛,一個清瘦的小男孩站在我身邊,略顯蒼白的臉上帶著微笑,

 

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顯得那麽可愛。

 

 

「我可以訂幾十年的花嗎?」他揚著小臉問我。

 

 

我 撲哧 一下笑出聲來,哪有這樣訂花的。

 

 

「我要訂60年的花,康乃馨,每年的9月22日,都要一束,可以嗎?」

 

 

「你為什麽要這樣訂花呢?從來沒有人這樣訂過。」我帶著好奇問他。

 

 

「我要送給我媽媽,9月22日是她的生日。

 

我媽媽今年40歲,她能活100歲的,所以,我就要訂60年的。

 

以後,每年的9月22日,你們都要代表我送一束康乃馨給我媽媽,

 

這樣,媽媽就會幸福了。」小男孩一連串地說。

 

我笑了,為這孩子的純真。可是,我哪裏能開60年的花店呀!

 

 

「為什麽你要訂60年?

 

我們花店也不一定能開60年呀!你可以每年訂一次嗎?」

 

 

「不,我一定要訂60年的。

 

如果你們的花店沒了,你可以讓別的花店接著送呀。」

 

小男孩想的還挺周到。 「你給我算算,要多少錢。」小男孩認真地說。

 

 

我想,小男孩只是一時興起,

 

才會來一下子訂60年的花的,全當小孩子玩耍了。

 

想到這,我說:「好吧,30塊錢。對了,你家離這多遠?」

 

 

「我家就在馬路對面,很近的。我給你100元,也許將來花會漲價的。」

 

小男孩說著就從口袋裏拿錢。

 

這個孩子,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,但說起話來卻像個大人似的。

 

 

小男孩把錢交給我,然後寫下了一個地址給我:

 

「這是我家的地址,一定要送到我家。」

 

 

我接過去,他的字寫得歪歪扭扭的。

 

我說:「你還要告訴我你媽媽的名字呀。」

 

他晃晃小腦袋,笑著說:

 

「我媽的名字很好聽的,她叫凱瑟琳。對了,還有我,我叫盧比。」

 

我邊記邊說:「對了,現在是7月,你媽媽再兩個月就要過生日了,

 

到那時,我們一定會送花到你家的。」

 

 

「謝謝阿姨!今年送,明年要送,後年也要送,要送60年呢!」

 

盧比得意地說,最後,他再次囑咐我每年都要送花給他的媽媽。

 

他走的時候,我也跟著走出店門,站在花店門口。

 

望著盧比的背影,我不由得笑了,多單純多可愛的孩子呀!

 

 

第二天,盧比又來了。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:

 

「別忘了,9月22日給我媽媽送花啊!」

 

 

我笑著說:「放心吧,忘不了。」

 

 

「還有,你送花的時候,能不能對我媽媽說句:生日快樂?」

 

我摸著他的頭說:「阿姨答應你。」

 

得到我的肯定答復,盧比便面帶著微笑,滿意地走了。

 

 

第三天,盧比又來了,背著畫板,手裏拿著文具盒。

 

「阿姨,我想給你畫張像,可以嗎?」

 

對於小盧比的這個問題,我有點困惑,楞了一下。

 

「阿姨,謝謝你幫我送花給我媽媽,

 

我沒有什麽送給你,就送你一張畫像吧,

 

我學畫畫已經6年了,一定把你畫得很漂亮。」

 

 

小盧比看著我,期待我的同意。

 

看看正是顧客稀少的時段,我就坐下來,讓盧比幫我畫像。

 

看來,小盧比的水平還真不錯,不到30分鐘,他就收工了。

 

我拿過來一看,「哇!太像了!」我驚喜地說。

 

小盧比開心地笑了。臨走前,小盧比再次囑咐我,不要忘記和他的約定。

 

 

第四天,小盧比沒有來。很奇怪,我多少有些失落。

 

我心裏想:「也許,今天盧比有事,明天可能還會來。」

 

 

然而,小盧比再也沒有來。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難受,

 

總是坐在店門口東張西望,盼望著小盧比的出現。

 

可是小盧比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視線中。

 

於是,我盼望著9月22日的到來,我要親自把花送到小盧比的家裏。

 

我要對他的媽媽說:「你的孩子真可愛!」

 

 

9月22日那天,我精心挑選了幾枝康乃馨整理了一下。

 

小盧比留下的地址,我早已經熟記了。

 

他的家就在附近的一個小區裡,4樓402室。

 

 

我邊走邊想,小盧比要是見到我送來的花,

 

他一定會很開心,他媽媽也一定會很高興。

 

也許,此時的小盧比正在家裏等著我的到來呢!

 

 

我按響了門鈴,開門的是一位中年女士,一臉的憔悴神情。

 

「您是凱瑟琳女士吧?」我問。她點點頭。

 

 

「這是您的兒子為您訂的花,祝願您生日快樂!」

 

 

「你……是不是弄錯了……我兒子?」她略帶驚訝。

 

 

「兩個月前有個叫盧比的小男孩在我們店裏訂的花,

 

他說您是他的媽媽。」我解釋說。

 

 

她沒有說話。我突然看見,不知道什麽時候,她的眼裏盈滿了淚水。

 

我頓時不知所措,站在門口,心裏忐忑不安。她是激動的哭了嗎?

 

 

她擦了擦眼淚,把我讓進屋裏,

 

一邊給我倒水一邊說:「謝謝你,我真是想不到。」

 

 

「是吧,您的兒子真可愛,

 

他一下子為您訂了60年的花,讓我每年都要在您生日這天送來。」

 

 

「什麽?60年?我明白了。」她說。

 

我看見她的手在顫抖,很明顯,我的話讓她有些震驚。

 

 

「您的孩子真可愛,他還為我畫像呢。」

 

「是的,他是可愛……我的孩子,可是……」

 

她說著說著就泣不成聲。

 

頓時,我有一種不祥之感,難道可愛的小盧比……

 

 

「他患的是白血病,我帶他四處求醫,也無濟於事……

 

他肯定是知道自己就要告別這個世界,才去為我訂的花……

 

三年前的今天,我的生日,他送了一束康乃馨給我,我高興壞了,

 

我對他說,收到他的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 

他便對我說每年都要送花給我,要我幸福……

 

還和我拉勾指頭約定……可是,第二年,

 

就查出來他患上了白血病……我苦命的孩子……」

 

 

恍如晴天霹靂,我感覺腦袋 嗡 的一下,淚水在一剎那奔湧而出。

 

 

我不知道,我是怎樣和盧比的媽媽道別的,

 

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回來的,

 

滿腦子都是盧比的身影,他清瘦的臉龐、陽光般的微笑……

 

 

我不知道,我能不能將自己的花店開60年,

 

但是,我敢保證,只要我活著,

 

一定會每年的9月22日送一束康乃馨給盧比的媽媽。

 

我祈求老天能再給我60年的生命,

 

也再給盧比媽媽60年的生命,讓我幫盧比完成他的心願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的頭像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

Reverie 童話研究社

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1) 人氣()